造血扶貧,鼓勵自立,興學育人,振興中華。

《三毛流浪記》: 人性與現實

我不得不承認照片或許比文字更有說服力,以爲可以看得到那一雙雙或茫然或無助 或滄桑或淒涼的雙眼。但我不敢直視,因爲問心有愧。我們不是許諾說讓他後富起 來麽?何以這諾言遲遲沒有兌現?

小時候看《三毛流浪記》,覺得三毛很可憐,舊社會很黑暗,離我很遙遠。照片裏那個瘦弱的青年,在滂沱大雨中奮力蹬著三 輪車,後面則是一雙女人的胖腿,看不見她的表情,因爲她有雨傘。

差距一目了然。曾經以爲撿食垃圾的小孩都出生在北朝 鮮,卻不了解盛世下的孤兒悲慘。自食其力的人們,給城市增磚添瓦,可是他們的血汗,換來的不僅是黃牛黨手中昂貴的車 票,還有工頭的坑蒙拐騙。凶悍的城管剪斷了他謀生的車鏈,麻木的人們究竟向誰投以“體面”的白眼?每一筐煤土都重重地壓 在我心上,我雖不燒煤取暖,可是我不能說礦難與我無關。

悲乎盛世!不到餓殍遍野,妻離子散,人就不知道曆史的循環?自始皇統一六國以來,制度就沒有根本改變,難道不是權力集中阻礙財 富分散?然而極端而盲目的行爲只能導致世界的混亂。我不願看到貧者愈貧,賤者愈賤。

亂世一夫棄醫從文,堪比千吏投筆從戎。 一種思想,一種言論,對于有閑的先生們來說許是閑庭信步般的消遣。但是有一種 影響是潛在的,所以振興教育,改變人們固有的等差意識才能改變國人相輕相賤的現狀。

我高中的數學老師總是說:“你們學習不是爲了別人,是爲了自己,考不上某某大學,就跟民工一起喝西北風去吧。”她很嚴 厲,總是教給我們人情世故,她還是高級教師。可是她的語言中有意無意地表現了“混得不錯”的優越感,還有她對學生智商方 面的偏見。我不知道現行的素質教育到底有沒有教孩子們如何尊重,如何愛。沒人有權利因爲自己的錦衣玉食就歧視別人痛苦 的真實,這是社會的悲哀。

人不爲己,天誅地滅。我非要當次海龜去那窮鄉僻壤走上一遭,那裏有太多渴望知識的眼睛;即使我遇見的乞丐十之八九都是 假的,我也會給錢,只爲了那一兩個真正需要幫助的人。我倒要看看,天如何滅我。

自私不是惡。人人都有缺點,不管是人性還是社會性。完美純粹的只有上帝。可是上帝死了,或者根本就不存在。但我不會因 爲認識到了自己的缺點就認同它,我不能以別人的錯誤爲自己犯錯的借口。我有犯錯的權利,但我必須承擔犯錯的責任。這才 是公平。我在某個社會學報告中看到的是公平由個人對社會做出的貢獻來決定。很明顯帶有儒家的功利性。可是爲什麽有些人 連功利性的公平都享受不到?爲什麽官僚追悼會上的喪樂,竟比煤窯的爆炸聲還響亮?切記切記,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感動之後留下的不是淡漠的麻木,而是痛苦的思考。若我真的是水做的,流到哪裏就該滋潤到哪裏,用我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