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血扶貧,鼓勵自立,興學育人,振興中華。

貧困山區孩子的教育 應該誰負責?

車出新鄉,就慢慢駛入了衛輝境內。
衛輝曾經是牧野大戰發生地、姜太公故里、中國財神文化之鄉,其刀劈斧削般的懸崖峭壁、秀麗的峽谷和千折百繞的曲流,古色古香的千年古村,更是吸引了眾多旅遊者的眼球,而它讓我不遠千里,風塵僕僕而至的,不是它高峻的山峰,如畫的風景,而是與太行山深處,那些在貧困環境中學習、生活的孩子們,有一場不期而遇的金秋約會。
每一個孩子,都是可愛的天使
從新鄉出發,穿越一座座大山,駛過一座座小橋,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我們與新鄉紀檢委扶貧工作隊長王文志以及人民日報人民周刊的朱琪記者等一行人終於到達了衛輝正面完全小學。而新鄉紀檢委扶貧工作隊長王文志以及人民日報人民周刊的朱琪記者是這次活動的發起人。此次活動,得到了北京閱讀無限圖書責任有限公司總經理謝宇、北京大學理工出版秦慶瑞、美女插畫師​​林小茶的支持與慷慨捐贈,他們分別捐贈了5至227本數量不等的青少年讀物。

小學背腹都是大山,一側是山溝,山溝中種滿了玉米等各類農作物。學校門口一側掛一個簡單的牌子:正面完全小學。
牌子是木質的,沒有裝飾,如同一名不修邊幅的少女,校名字是用黑色,不過字字功正,且如同不遠的山峰一樣,剛勁有力。

說實話,如此簡陋的校牌,我平生還是第一次見到,酸酸的感覺,自然一股腦地湧上心頭。
學校校門很窄,僅夠一輛卡車進入。所以,運送捐贈物品的卡車司機,在進校門時,不得不小心翼翼前行, 與其說他是將車開進去,不如說他將車挪進去更恰如其分。
拾階而上,進入學校大門,是幾幢二層小樓。樓與樓之間有不太的空地,是孩子們活動的“操場”。
9月1號,開學日,如其他地方的孩子一樣,在這個日子,正面完全小學的孩子們亦準時到校了,不過,由於我們的到來,本應該在課堂聽老師講課的孩子們,都站在了教室門外的空地上。
在開學第一天,城裡的孩子都穿著乾淨的校服,帶新書包去上學了,可站在教室外空地的這些孩子沒有統一的校服可穿,多穿的是舊衣,衣服樣式可謂是五花八門,但孩子的衣服都很乾淨。

一看到我們到來,有一些孩子是在一邊觀望,大膽一些的孩子,則徑直向前,其中,有一穿白上衣,留短髮的女孩子,睜大細細的眼睛,好奇地問我們:“你們做什麼的,來做什麼的?”
看同學如此好奇,我微笑著對她說:“我們給你們送書,送發卡來了!”
這個孩子一聽給他們送東西了,立馬開心地笑了,不大的眼睛彷彿在說:“哇,太好了!”
不一會兒,她身邊多了幾個女孩子,估計是她把這好消息告訴了她的同學們,於是,孩子們的眼神中是滿滿的期待。
正面小學人三座二層的教學樓,從樓外面看還不錯,而一進教室室內,看到破舊的課桌與椅子,再想想城市孩子們所用的鋥亮課桌,立馬有了差之千里的感覺。
最有意思的是,剛才見過的幾個孩子,不知何時來到了教室中,當我們提出合影的要求時,幾個孩子不僅沒有拒絕,而且是非常配合,一臉笑容地配合著我們,神情落落大方,一點也不扭怩。
於是,到正面完全小學的第一張照片上,每一個孩子是一臉陽光,宛如天間降落的天使一樣可愛。而在這個九月,我最幸福的事情,是與這些小天使們一起留下了人生中最美麗、最珍貴的一段回憶。

給孩子們,最需要的愛
在孩子們的期待中,捐贈物品的發放活動終於開始了。這次活動,得到了各界愛心人士的響應,很多人更是踴躍參加,所捐贈的物品,既有體育用品,又有圖書文具,更有小女孩子的頭飾。
而當我們向孩子發放物品時,特別是發小發卡時,發生了最讓我難忘的情景:有好幾個女孩子提出了這樣的要求:“阿姨,我可不可以再換一個發卡!”“老師,我要那個有愛心圖案的發卡!我有那個紅色的,我不要這個發卡!”

面對孩子的挑三揀四,我沒有拒絕,而是非常爽快地答應了孩子換發卡的要求,甚至還幫孩子挑,直至孩子挑到自己喜歡的小發卡為止。
有人說,贈人玫瑰,手有餘香。但參與這次捐贈的活動後,我明白這樣的一個道理,作為捐贈者,作為想幫孩子,給他們帶來快樂的人來說,不僅要有愛心,要捨得付出,更要考慮什麼樣的“玫瑰”是孩子喜歡的,一定想孩子所想,滿足孩子所需。不然,只能是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
山區的孩子最需要什麼?或許,很多人會眾說紛紜,各執己見。
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很簡單,孩子最喜歡的,就是最需要的;有利於孩子成長的,就是孩子最需要的。
從物質方面的需求來說,或許,成人喜歡別墅,喜歡寶馬香車,可孩子喜歡的往往很簡單,比如,一個女孩子,只要給她最簡單的她喜歡的小物件,或許就能滿足了她的要求,她就會心花怒放,就能快樂成長。對於男孩子來說,或許,一個小小的書包,一個小小的玩具,就能讓他兩眼放光,歡天喜地。
而從心理的需求方面來說,孩子更需要父母親人的陪伴與關愛,甚至是培養,可惜的是,不僅太行山區的孩子,更多貧困山區的孩子,父母長年在外打工,孩子不得不與爺爺奶奶在家生活,享受不了父母的愛。

而父母是孩子的第一個老師,更是終生的老師,在孩子的性格與習慣培養方面,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缺少了父母這個第一老師的陪伴,孩子會成長成什麼樣?我想,任何一個教育工作者,怕都不敢去深入地思考,又不能不去深入地思考吧!

其實,如果將孩子比喻成需要陽光與雨露的幼苗,那麼,父母的愛,就是孩子的陽光,社會的關愛就是雨露,當孩子缺少陽光,必然不能快樂成長。當孩子缺少雨露,必然不能積極向上地成長,必須不能有良好的個性與習慣,更別談什麼素質了。

當大山區的孩子沒有了父母的陪伴,成為了留守兒童,就需要更多心懷蒼生,大愛無疆的人來關心他們,關愛他們。

可以說,由於所處的自然與家庭環境都相對差一些,所以,大山里的孩子,不僅需要父母更多的陪伴與關愛,更需要社會各界有正能量,有愛心的人士,向孩子伸出雙手。

愛是陽光,愛是不能被遺忘的。當你愛自己的家人,朋友時,也別忘記了分一些愛,給貧困山區的孩子。為他們的成長建一座座加油站,讓孩子在成長的路上,少出現一些問題,多一些快樂。

貧困山區孩子的教育,是應該國家買單,還是教育機構買單?

一提教育,很多人會想到那是國家的事情,是教育局的事情,是學校的事情,跟自己一個尋常百姓沒多大關係。

其實,教育是百年大計,對於貧困山區的孩子,除了國家相關部門的重視與關注外,需要更多熱心人士積極參與。

貧困山區的教育問題,從某種角度來說,由誰買單並沒重要,重要的是,貧困山區學校的教學設備與教學用具,急需更新換代。這是任何人都需正視的問題。孩子的學習環境就是這樣差,而伸不伸手,幫不幫他,不是國家的問題,是你個人的問題。

讓我們先看下正面完全小學的處境與現狀。

正面完全小學地處正面村,是一所有幾十名小學生的學生。雖然這所學校有新建的校舍裡,可除了破舊不堪的桌椅,學校里基本沒什麼現代化的教學設備,在這個很多學校都用現代化多媒體教學的時代,任何人到此,都會感覺,這裡的教學設備與環境是太落伍了。

這次活動,是由新鄉紀檢委扶貧工作隊長王文志以及人民日報人民周刊的朱琪記者發起的,而作為這次公益助學活動的發起人之一,王文志同志對於正面小學的現狀極為擔憂,而又有些無奈。

他告訴我們,他們通過扶貧運動和地方政府的共同努力,已經讓正面村以及正面完全小學發生了很多的改變,但是卻無法在短時間內讓其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

之所以如此,是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正面村因為缺少水資源,難以通過招商引資的方式,進行開發;而山區的特殊地理環境,讓農業又不能與平原地區一樣得以大幅度的發展,結果,只能讓這小小村莊無法脫貧。目前,只能希望社會各界更多的關注貧困山區現狀,吸引更多的人來支持資源匱乏的山村建設,多方努力,共同幫助貧困山村與小學走出目前的困境。 ”

此外,當地另一領導還告訴我們,在衛輝,正面完全小學,並不是最貧困的小學,領導的言下之意,比正面完全小學貧困的小學,還有一些。

面對這一領導的坦言,我是唏噱萬千。而看對正面完全小學的現狀,同行的新鄉冠英集團的何總經理立馬錶示,要盡快給孩子們送來一些新課桌,這,無不讓在場的人深深地感動。

習大大說:“與智者為伍,與善良者同行。心懷蒼生,大愛無疆!”非常幸運的是,我今天,就遇到了這些善良者,並與他們同行,無疑,這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次遇見。

記得有一首歌中,有這樣膾炙人口的歌詞:只要人人奉獻出一點愛,這個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

是的,眾人拾柴火焰高,只要人人奉獻出一點愛,衛輝貧困山區的孩子,將會有更好的生活與學習環境。

可我們如何“拾柴”呢?這就需要地方政府、相關部門與社會各界,互相配合與協調。

作為媒體,各大媒體人要將正面小學目前的困境與需求,向社會傳遞出去。

作為地方政府以及相關部門,一方面要設法加強貧困山區的師資力量,提高教師待遇,不斷對現有教師進行培訓,提高他們的專業與綜合素質;一方面要協調好教育機構,民間公益教育組織之間的關係,整合各方面的資源。同時,在稅收等方面出台各種優惠政策,鼓勵企業與貧困山區學校互相牽手,結對。

有實力的企業,特別是像新鄉冠英集團這樣的機構,一些貴族學校,國際雙語學校,以及生產校服、電腦、多媒體教學的企業,有責任幫助貧困山區的孩子,要經常性地,有計劃地資助、幫助貧困山區的學校與孩子,把資助善行,與自己企業的發展規劃結合起來,在幫助他人的同時,提高自己企業的知名度,從而實現雙贏。

其他社會各界愛心人士,比如,公務員,各大公司高管,學校老師,各大媒體記者等,要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幫助貧困山區學校進行教學設備的改造與升級,給教師與孩子提供良好的教學與學習環境。

而相關家庭教育培訓機構,心理諮詢機構等,要有計劃地去幫助貧困山區學校的老師與孩子,在師資培訓,老師素質提高、青少年心理健康成長等方面,儘自己綿薄之力。

有人說,不能承擔這個時代責任的人,不管他的能力有多強,他的成就有多大,都算不上社會的精英。新時代的社會精英是那些敢於奉獻,捨得無私付出的人。所以,不論何人,不論你在哪裡,只要有能力,都要肩負起去幫助類似於太行山區正面完全小學這類學校的教師與孩子,不僅關心他們的學習與生活狀況,在物質上幫助他們,更要在精神與心理上關愛他們。

大愛無邊,大愛是無條件的付出,是無私的付出。我相信,在貧困的山區孩子麵前,只要我們每一個人,都懷義無反顧地伸出自己或溫暖,或寬厚的手,為孩子在物質或精神上提供最好的幫助。那麼,再貧困的地方,孩子們也會像花一樣向著陽光與愛成長,也會健康而快樂地成長,也會綻放自己比鮮花更美麗的笑容。个红色的,我不要这个发卡!”

資料來源:搜狐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