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血扶貧,鼓勵自立,興學育人,振興中華。

新疆貧困地區的素質貧困問題

進入新世紀,新疆有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30個,有扶貧開發工作重點鄉276個,有扶貧開發工作重點村3 606個。目前,新疆貧困地區分佈面除南疆和田、喀什、克州等三地州外,還包括北疆偏遠牧區。現在,這些貧困地區的人民生活水平雖有普遍提高,但由於素質低下而不能加快發展步伐。可以說,這一階段的貧困是相對比較長期和艱鉅的。它的解決的辦法,除政府扶持、社會幫助外,關鍵的問題是解決素質貧困的問題。也就是說,主要是靠發展貧困地區的文化、科技、教育事業等,使他們有能力、有條件盡快脫貧致富,並與新疆較發達地區接軌,使他們的素質達到新疆較發達地區所具有的素質。

新疆新階段的扶貧開發工作的關鍵是解決素質低下的問題。那麼,素質貧困的表現有哪些呢?通過進行深入地調查研究,我們認為大體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思想素質貧困。當前,新疆貧困地區的扶貧開發工作在經濟基礎、社會事業等方面已做了卓有成效的基礎性工作,並且已得到了一定的改善。但長期以來,人們的思想保守,因循守舊,不思進取,只求過得去,不求過得硬,思想解放不夠,改革意識不強,強調客觀條件多,講主觀能動性少,等、靠、要思想根深蒂固,嚴重障礙了新疆貧困地區地區各方面的發展。從新世紀開始,新疆的扶貧開發戰略已經由過去的主要緩解和解決絕對貧困問題,轉向解決絕對貧困和相對貧困並重的新階段,無論是工作思路、工作方法,還是工作重點,都發生了重大變化。而面對這些變化,一些貧困地區的干部群眾還沒有深刻認識到中央新階段的扶貧開發方針和政策,對它或是一知半解或不完全了解,“急功近利”,眼睛向上,盯在向國家要錢要物上,只注重爭取扶貧資金,把很大的精力放在了爭奪投資,加大上面的投入規模,爭項目,很少重視貧困人口素質的培養和提高。在有些地方,一些領導為了追求政績,裝點門面,不惜動用有限的扶貧資金,搞不切實際的示範工程、樣板工程;考慮的不是群眾的實用性,而是注重上面的觀賞性,做表面文章,盲目追求脫貧的速度,甚至上擠下壓,搞“快速催肥式”扶貧,強行要求“限期脫貧”,簽訂一些脫離實際的“脫貧目標責任狀”,使得原本沒有達到脫貧標準的貧困地區強行摘下貧困帽子,而不去深入研究縣情、鄉情、村情,謀劃大思路,運作大發展。還有,貧困地區爭當貧困縣的現像比較突出,一些幹部,往往只想戴“貧困帽子”,貫徹落實中央扶貧開發的方針、政策不夠深入;在有些地方,一些幹部往往忽視從精神上扶貧扶志,只滿足於發發文件、提提口號,缺乏細緻的強有力的思想教育工作,宣傳發動很不得力。只有上面的單方面的積極性,而缺乏應有的自立意識,存有一定的消極等待和觀望思想,其脫貧的主動性尚未充分激發調動起來;而且靠自己的力量搶抓機遇意識不強,敢闖敢做的勇氣不足;改革意識、創新意識、超前意識滯後;缺乏按照市場經濟的規律來指導扶貧工作;扶貧工作重點不夠突出,缺少具體研究如何指導群眾提高自身“造血”功能和加快發展的整體思路。扶貧關鍵在於抓住根本,夯實脫貧基礎。但在一些地方脫貧的基礎十分脆弱,只是辦了幾件實事,並未著力治理好造成貧困的根源,解決導致貧困的深層次問題。這種被動應付的扶貧方式,只能暫時解決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的溫飽問題,一旦扶貧工作結束,或遇有自然災害等特殊原因,便會重新陷入貧困之中。還有貧困地區的人們生產與生活中的獨立性、主動性差,有較重的依賴思想,一些人懶散怠惰、不講效益的思想嚴重。有的地方在扶貧問題上熱衷於搞數字遊戲,對上爭取資金時,把貧困人口數目人為地擴大,談及成績時,又瞞報貧困人口,在應付上面檢查考核時,脫離實際地搞浮誇和弄虛作假。這些來自基層的數字,是上級黨組織和政府制定政策實施扶貧的重要依據,由於數字摻水,使得上面的一些決策一出台就脫離了實際。這樣的數字脫貧,到頭來必然出現返貧。這些都是思想素質貧困的表現,是製約新疆貧困地區經濟發展的一個主要因素。

二是經濟素質貧困。新疆貧困地區大多地處偏遠、交通不便、經濟發展的基礎薄弱是客觀現實,但也有其發展的有利條件。例如有的地方在勞動力、礦產資源、氣候等方面的條件是很好的,並與較發達地區還優越,但是之所以經濟差距很大,根本原因就是經濟發展的意識不夠,尤其是在市場經濟條件下,許多貧困地方根本認識不到自己的優勢,經濟結構簡單,農民除了在田地務農、上山放牧外,缺乏新的就業門路和收入來源。農業經濟結構單一,二、三產業發展滯後,農業產業化程度低,收入渠道單一,束縛了農牧民收入水平的快速發展。農業社會化服務體係不健全,農牧民的生產經營活動缺乏有效的信息引導和技術支持。因而,農民對產品生產沒有預見性,農民和市場之間缺乏“橋樑”。於是在農產品生產上,不少農民仍滿足於聽從政府號召,叫種什麼就種什麼,看見什麼效益好就種什麼,甚至有的農民不知道該種什麼、如何種,往往造就“一哄而上,一哄而下”的局面。在農產品中大路貨、老品種、品質較差的產品過多,而社會急需、品質好、科技含量高的名特優新產品相對較少,特別是當前,隨著經濟的發展,收入的增加,人們的需求總是逐步向多樣化、高級化發展,要求有優質的農產品相適應。而目前優質農產品供不應求,低質的農產品過剩,造成銷售不暢,影響了價值的實現,制約了農牧民收入的增加,農民增產也不能增收,這些都對保護和調動農民發展農業的生產積極性十分不利。傳統的經營模式、傳統的種植結構、沒有經濟質量的重複生產都是經濟素質貧困的表現。而這種不研究農村經濟自我發展的思想,不把資源當經濟財富的觀念,不講農業成本的思維定式,也是多年來貧困地區發展不快的重要原因之一。

三是科技素質貧困。當今世界,國際間的競爭實際上是綜合國力的競爭,科技發展水平的競爭,是人的素質的競爭。貧困地區同發達地區的差距,也主要是科技水平的差距,人的素質的差距。新疆貧困地區科技力量薄弱,特別是一些貧困山區、牧區和邊遠地區,科技事業發展極其落後,科技人員少,科技發展水平低。從科技人員的狀況看,新疆經濟、經管、技術性人才缺口大,無法滿足實際需要。在現有的專業技術人才中,缺乏農業、畜牧業等中高級專業人才。因為科技力量薄弱,使得科技扶貧項目難以發揮實效,企圖通過科技扶貧使貧困人口脫貧的想法遇到困難。特別是南疆三地州由於人才匱乏、資金不足等方面的原因,在科技方面是相當落後。科技力量薄弱不僅使現有的產品和產業缺乏市場競爭能力,而且使大量的具有巨大開發價值的自然資源不能得到有效的開發和利用。克州、喀什、和田等地都具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喀什地區目前已發現的礦種有36個,產地或礦點有220個;和田地區到目前共發現31個礦種,139處產地,和田玉更是著稱於世;克州蘊藏著金、銀、鐵、錳、鎘、鋅等各種礦產資源。但是,由於科技能力落後,這些豐富的自然資源或停留在初級開發利用的水平,或仍停留在資源優勢而非經濟優勢上。因此,可以說這些地區因科技能力的滯後陷入了“富饒的貧困”之中。與此同時,現在,在新疆一些貧困地區的干部和群眾中,傳統觀念、小農意識仍比較嚴重,有些人對科技甚至不感興趣,仍然停留在傳統的耕作方法、傳統的品種上,沒有把著眼點和注意力集中到依靠科技進步提高發展水平上來。科技含量低是農業增產不增收的一個重要原因。

四是文化素質貧困。文化素質在脫貧致富中起著決定性的作用。在貧困地區農村缺的是領導能人。目前,特別是缺鄉、村兩級基層有能力帶領廣大群眾脫貧的領導幹部;缺懂技術、懂種植、懂管理、懂市場、懂雙語的農業能人;缺農民企業家能人。新疆鄉村幹部文化程度並不高,特別是南疆鄉村幹部文化程度偏低,初中和小學文化程度的多。貧困地區脫貧致富奔小康,關鍵在人,關鍵在幹部,關鍵在思想。在農村改革和市場經濟中,鄉村幹部作了大量工作,積極貫徹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熱情帶領群眾生產致富。但是由於自身文化素質不高,加上受語言障礙,對黨的政策的理解和執行,新技術的輸入、運用和新信息的吸收等方面有很多不適應的地方。與此同時, 貧困地區農民文化素質低下,是貧困地區農村經濟發展緩慢的深層次原因。貧困地區中小學以下文化程度的人數多,而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勞動力人數較少。目前,勞動力中文盲半文盲和小學程度的勞動力近佔六成,分別比全區高7個百分點,而初中、高中、中專文化程度的勞動力所佔比重分別比全區低8個、 3 個和1個百分點,而且幾乎沒有大專以上文化程度的勞動力。勞動力平均受教育年限為6.40 年,僅為小學剛剛畢業。由於勞動力文化程度的影響和就業機會等因素的局限,外出做工和在鄉鎮企業做工的勞動力較少,佔全部勞動力的1%,明顯低於全區水平。

農民素質的高低直接決定著農民在競爭中的優劣地位,並最終決定農民的收入水平。新疆是一個多民族聚居的省區,農牧業人口、貧困人口、文盲半文盲人口多,人口素質不高,對社會經濟的發展是一個很大的製約。特別是貧困地區勞動力由於文化素質低,使勞動技能和經營能力的進一步提高非常困難,脫貧脫困越加困難。由於貧困農民文化素質低,難以接受和使用一些新的實用技術和方法,市場意識淡薄,缺乏應用新品種、新技術和開拓市場的能力,不願冒市場風險,不能積極主動地開闢增加收入的門路。一般,低水平的文化素質,在很大程度上妨礙了科學技術的推廣應用,制約了收入水平的提高。同時,也制約了農村勞動力在更廣地域範圍的從業。由於農民素質低,給農村產業結構調整、引進先進的科學技術、發展優質高效農業、拓展農民就業渠道、增加農民收入來源、帶來了很大的困難。同時,農村教育體系中缺少職業技術的培訓,外出務工的農民較少具備相應的技能,在求職時處於弱勢地位。總的說來,新疆貧困農民文化素質的高低直接影響勞動者的觀念、技能,從而影響到經營水平和收入的提高。

總之,素質貧困是一個綜合症。進入新世紀,我們正面臨著知識經濟和信息時代的挑戰,而知識經濟是建立在知識和信息的生產、分配和使用基礎上的經濟。沒有人口素質的提高,就不可能帶來知識的積累。貧困地區人口素質低、科技力量缺乏,必然缺乏接受新事物的知識基礎。由此看來,人口素質將直接影響到未來經濟增長的速度和模式。因此,就新階段的扶貧開發工作來講,在群眾基本解決溫飽之後,進一步提高貧困地區人口的綜合素質已成為十分緊迫和重要的任務。必須採取有效措施,從實際出發,多渠道、多層次、多形式,走實際、實效、實用的道路,著力提高貧困地區幹部群眾的綜合素質。

作者簡介:阿班•毛力提汗(1959,12 — )男,大學本科,新疆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所所長,副研究員,主要研究方向:政治理論,經濟與社會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