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血扶貧,鼓勵自立,興學育人,振興中華。

羅致光網誌談安老服務人手

前言

 

安老服務人手不足已是一個多年的問題。由專業團隊(包括護士、職業治療師及物理治療師)至護理人員(包括個人照顧員及家務助理員)人手不足,一直以來都令安老行業十分困擾。在上星期的網誌中,我提到多項以加強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為重點的安老服務措施,以減低現時的服務短缺及應付新增的服務需求,但要提升服務量,便面對人手不足的樽頸。今日,我集中討論有關護理人員不足的問題。

 

在2013年,我義務協助香港社會服務聯會進行相關調查研究,所得資料已充分反映問題的嚴重。一是人手嚴重短缺,在2012年底,前線工作的個人照顧工作員及家務助理員空缺率分別達13.8%及11.8%;二是他們過半數已年過50,退休潮會令人手短缺更日趨嚴重。安老服務人手不足的問題,亦成為於2014年開展制定《安老服務計劃方案》時的議題之一。2017年中公布的《方案》便有多項針對人手短缺的短、中、長期策略建議。

 

2017至19年間所採取的措施

 

在2017年第三季,社會福利署聯同社聯進行調查,發現個人照顧工作員、家務助理員及院舍服務員職級的空缺率分別為18%、18.8%及15.8%,明顯較2013年調查所得為高。若以2016至17年度相對2012至13年度的資助安老宿位有6.4%的增幅,實際於資助安老院工作的個人照顧工作員的人數並沒有增加。簡單來說,在這段時間,新聘的人手僅可以填補流失(包括退休)的人手,而未能應付新增的服務需求。我們可以想像,在這些服務單位的護理人員的工作量實在有增無減。

 

有見及此,政府於2018至19年度已增撥經常開支約3億5,200萬元,為資助安老、康復服務和家庭及兒童福利服務單位提供額外資源,用以增加個人照顧工作員、家務助理員及院舍服務員的薪酬,從而更有效招聘和挽留人手。

 

除了提供額外資源增加安老服務業前線照顧員的薪酬外,政府已推出多項措施增加相關人手供應,以及改善業界的工作條件和前景,包括推出青年護理服務啟航計劃、為安老服務業落實資歷架構、推出為期五年的計劃全數資助全港所有安老院的主管、保健員和護理員修讀資歷架構認可的訓練課程,以及提供其他培訓及就業服務。此外,在2018年中,社署亦連同勞工處為非政府機構舉辦安老服務大型招聘會。

 

現時人手情況

 

為更好掌握增撥資源後的最新人手情況,社署在2019年2月向受資助安老、康復和家庭及兒童福利服務的機構發出問卷搜集有關資料。機構提供的資料顯示,機構使用上述由社署提供的資源總額用作增加前線照顧員薪酬的比率,在2018年12月達約九成。個人照顧工作員、家務助理員及院舍服務員職級員工的平均薪酬(包括薪金及津貼)均有所增加,分別為11.4%、8.9%及7.4%。

 

前線照顧員平均薪酬上升後,個人照顧工作員、家務助理員及院舍服務員職級的空缺率在2019年1月1日分別為19%、18.9%及19.8%,略高於2017年進行調查時的18%、18.8%及15.8%。

 

由於2018至19年度相對2016至17年度的資助安老宿位約增加10.6%,故此我們可以判斷上述於2017至19年間採取的措施,有效增加非政府機構聘請護理員的數目,但仍未能追上服務增加帶來的額外人手需求,導致空缺率不但沒有減少,反而輕微上升。

 

事實上,安老業人手短缺的問題並非香港獨有。較香港更早面對人口高齡化挑戰的日本亦有同樣問題,因此當地早就加強樂齡科技的研發和應用。香港已推出10億元的樂齡及康復創科應用基金,除推動應用樂齡科技外,亦資助服務單位試用及購置/租借科技產品。然而,樂齡科技只可減低並不可取代人手需求。

 

未來工作

 

社署已計劃於來年優化啟航計劃,以加強吸引年輕人入行。有需要時,亦會考慮舉辦大型招聘會。不過,由於在未來需要不斷大量增加服務供應,特別是社區照顧服務,所以在面對安老服務業人手不足的問題,政府在確保本地工人優先就業的前提下,有責任考慮為資助安老服務(及康復服務)輸入照顧員,否則就會如2012至13到2016至17年度期間,資源及服務名額增加了,但卻沒有增加人手。

 

我要強調,任何政策方向考慮的前提是必須確保本地工人優先就業。對於正面對行業轉型或希望尋找有意義工作的朋友,我鼓勵他們考慮透過各再培訓及職業訓練課程,投身未來對人手需求有增無減的安老業。

(以上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11月3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Source: 香港社區與健康